贵阳打完胎都要放生吗,贵阳锦江经常有人放生,贵阳为什么不能买鱼放生

时间:2023-11-19 12:45       来源: 未知


【贵阳打完胎都要放生吗】「贵阳为什么不能买鱼放生」「贵阳锦江经常有人放生」提供放生、全国代放生服务

贵阳男子救下赤颈鹤,照顾1月后放生,1年后赤颈鹤差点让男子'破产'

一个男子曾救下一只受伤的赤颈鹤,将其治疗好之后放生。

祈福放生放什么合适

本来是一件非常开心的事情,但他没想到是,自己的这一个善举,在一年之后却给自己带来了大麻烦。

乌龟可以随便放生吗

给孩子祈祷考学放生几条鱼好

2013年秋,贵阳。

2023年寺院放生法会

十月中旬一天的早上,三十六岁的刘涛来到自己承包了几百亩的鱼塘查看情况。

草金鱼放生到河里会怎样

每年的这个时候,是出鱼贵阳收的季节。

来到鱼塘,就在刘涛查看情况时,突然听到不远处的芦苇荡传来奇怪的叫声,听着像是什么鸟类。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刘涛放下手工的工作,寻着声音走进了芦苇荡。

当他走进时,居然是一只羽毛偏黑,脖颈又暗红色羽毛的漂亮大鸟。

“这是赤颈鹤?”

对着着大鸟,刘涛一眼就将其认了出来。

以为在最近几年,他的鱼塘经常会出现赤颈鹤,对于这‘强盗’自然是记忆深刻。

可此时的刘涛顾上想其它事情,因为此时的赤颈鹤看上去有些不对劲。

赤颈鹤也发现了刘涛,不断地发出鸣叫,看样子非常的害怕和不安。

“它好像受伤了。”

走到赤颈鹤旁边,刘涛发现赤颈鹤的腿部正往外冒着鲜血。

他慢慢的走向赤颈鹤,最终不断的说着安抚的语言。

在赤颈鹤的挣扎中,刘涛将其抱了起来,但他却立在了原地。

眼前的赤颈鹤看着也成年了,可刘涛觉得这家伙只有六、七斤的样子,一只成年的赤颈鹤怎么着也得十来斤吧?

“怎么会这么瘦呢?”小声嘟囔了一声后,刘涛就挠着赤颈鹤回家了。

回到家之后,赤颈鹤立马就跑到了角落里待着,东西也不吃,时不时发出不安的叫声。

在第三天的时候,赤颈鹤才安静了下来,似乎知道了刘涛并没有伤害它的意思。

贵阳打完胎都要放生吗,贵阳锦江经常有人放生,贵阳为什么不能买鱼放生

见赤颈鹤开始进食,刘涛悬着的心算是放了下来,他真怕这只赤颈鹤死在自己手中,毕竟这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也是人类的好朋友。

二十天过去了,在刘涛的细心照顾下,赤颈鹤的伤好了,而且还吃胖了不少。

又过了大约一周的时间,刘涛带着赤颈鹤来到了自己鱼塘,打算将这只赤颈鹤放生。

抵达鱼塘之后,赤颈鹤并没有马上离开,而且飞到鱼塘中吃起了鱼,对此刘涛也没当回事。

可第二天的时候发现了一件让人哭笑不得的事情。

这一天当刘涛来到鱼塘时,他发现居然有十几只赤颈鹤在鱼塘觅食,其中有一个就是他救治的那只,腿上的纱布就是最好的证明。

“自己吃还不行?还呼朋唤友来了?”

随着刘涛不断的靠近,其它的赤颈鹤纷纷飞走,只有刘涛救下的那只还在悠哉的吃着,一点也不害怕刘涛,甚至面对抚摸还发出享受的叫声。

已经飞走的赤颈鹤在看到没有危险后再次飞了回来,但还是与刘涛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刘涛并没有赶走这群贪吃的家伙,他有几百亩的鱼塘,还供的起着几个大家伙。

冬天来了,赤颈鹤离开了,它们又踏上了迁徙的路程。

时间流逝,来到了2014年的十月份,又是出鱼的季节。

一天,刘涛开着车前往自己鱼塘,还没下车就看到了十几只赤颈鹤在浅水区捕鱼。

“这群家伙”

这里是赤颈鹤迁徙歇脚地,每年都会在这里停留一段时间,进行修养和捕食。

如往年一样,刘涛没有驱赶这些赤颈鹤,静静地看着它们觅食,思绪一下子就回到了去年,想到了自己救助的那只赤颈鹤。

“不知道它在不在当中?”

心中带着些许希望,刘涛慢慢的靠近,刚走了一小段距离,赤颈鹤受惊似的全部飞走了。

“它可能走不记着我了。”小沈低语了一声,刘涛就打算去忙自己的工作。

可就在他打算离开时,发现有一只赤颈鹤重新飞了回来了,站在那里瞅着他。

犹豫了一会儿之后,刘涛慢慢的走了过去,直到他伸出手,赤颈鹤也没有飞走。

“你这家伙,一年了,还惦记着我鱼塘的鱼。”

刘涛的笑容就像遇到了多年不见的好友,非常的开心。

赤颈鹤也是发出鸣叫声,用头颅蹭着刘涛表达着自己的思念之情。

再次遇到去年救治的赤颈鹤,而且对方还记着自己的‘恩情’,让刘涛这段时间心情大好。

可麻烦事也是接踵而至。

一天中午,刘涛正在家中吃午饭,一个帮忙照看鱼塘的伙计火急火燎的跑了过来,“老刘,不好了,出事了。”

见伙计如此慌张,刘涛连忙放下碗筷迎了上去,“出啥事了?”

“鱼塘出事了。”伙计大口的喘着粗气,“赤颈鹤在鱼塘吃鱼,你快去瞅瞅把。”

“我以为多大点事呢,不就吃咱一点鱼嘛,有必要这么大惊小怪嘛!”刘涛一脸不在乎的说着,以前又不是没发生过。

“可这次有点不一样。”伙计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描述,只能说道:“你去看看就知道了。”

见伙计如此神情,刘涛知道事情可能不是自己想的那么简单,可吃点鱼能出多大点事?

来到鱼塘之后,刘涛就明白了,一眼望去,全都是赤颈鹤,少说也有个几百只。

这么多一起来吃谁受的了?

赤颈鹤的食量非常大,一天能吃好几斤鱼,照这么吃法一天最少得亏损几千元。

要知道赤颈鹤会在这里停留一个月之久,天天如此的话生意还做不做了?

一年下来就等于白忙活了。

“老刘,现在怎么办?”伙计看着大片的赤颈鹤发出了灵魂拷问:“就怎么让它们一直吃下去?”

“一直吃?除非我傻了或者疯了才会做出这种事情。”

看着还没卖的鱼被赤颈鹤一条条的吃掉,刘涛的心在滴血,连忙说道:“赶紧找人将其轰走。”

伙计点头就要离开,但刘涛有将其拦了下来,嘱咐道:“只轰走了就可以了,千万不要伤害它们。”

没多久,伙计就找来了十来号人开始轰正在觅食的赤颈鹤,不一会儿就全部轰走了。

看着水面上漂浮着的鱼的尸体,刘涛面色难看,这少说也得有五千块钱,损失惨重啊!

就在刘涛的心疼劲还没反过来,伙计又是面色慌张的跑了过来,原来那些赤颈鹤并没有离开,而是去了鱼塘的另一侧开始觅食。

不单单刘涛的鱼塘,其它鱼塘也正在面临着相同的困扰,而且赤颈鹤的数量还在增加,成群结队的过来吃鱼,让鱼塘主们吃尽了苦头。

但赤颈鹤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鱼塘主们又不能采用强制性手段,只能在赤颈鹤大批出现的同时将其轰走。

可是这种方法微乎其微,这一块刚轰完,赤颈鹤转身就跑到了另一块。

赤颈鹤这种的行为让人又好气又好笑。

不光如此,这些赤颈鹤不光吃鱼,甚至还啄鱼,把那些吃不了的,或者不吃的,通通给你啄死,最后卖都卖不出去。

一年下来,鱼塘主们全靠这个弄点收入,希望过个好年,可没想到全被赤颈鹤祸害了,主要是还没任何办法。

时间长了,赤颈鹤也变聪明了,学会了偷吃。因为长期被轰赶,到了后来,赤颈鹤见人都不用过来轰,自己就飞走了。

但下一秒,它们就出现在了鱼塘其它地方,有人来了就飞走,和鱼塘主们打起了游击战。

为了保住自家鱼塘,鱼塘主们只能每天不断的巡逻,然后进行驱赶。

可赤颈鹤并没有选择硬碰硬,你赶我我就不吃了,等会不巡逻了,回家了,我在过来。

所以每当傍晚时分,当鱼塘没什么人的时候是,赤颈鹤成群结队的就来了。

一周下来,赤颈鹤的数量还在增加,让鱼塘主们苦不堪言,刘涛更是苦不堪言。

最让他气愤的是,自己有三个鱼塘的坑底被赤颈鹤袭击了。

在前不久,三个鱼塘中的大鱼已经都卖完了,只剩下一些小鱼。

这种坑底想要的人很多,在大鱼补完的当天刘涛就已经联系好了买家,价钱也谈好了,第二天就过来收。

可意外发生了,他没有想到,第二天来的时候,三个坑底全被赤颈鹤吃干净了,大一点的鱼也被啄的翻白肚了,根本就卖不出了。

看着飘在湖面上的死鱼,刘涛唉声叹气,可没有一丁点的办法。

当天中午买家来的时候不干了,就之前谈好,又不能不要,就把之前谈好的价钱压低了一半多,着让刘涛不干了,双方差点因为这事打起来。

三个坑底之前谈好的价格是六万,最后以三万成交。三万块钱,让赤颈鹤用力一个晚上就给霍霍完了。

其实刘涛的情况还算好的,有一个有着几千亩的鱼塘主,因为太多目前还没有全部收完,不到三天的时间就损失了一万多斤的鱼。

看着被赤颈鹤霍霍后翻着白肚飘在水面上的鱼,鱼塘主们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啊!

为了杜绝事情继续恶化,鱼塘主们凑在了一起商量起了对策。在大家齐心协力之下,他们终于找到了一个办法,打算用鞭炮驱赶。

经过一段时间的实验,鱼塘主们发现这办法全是管用,赤颈鹤胆子比较小,听到炮竹声之后马上就逃窜了,接连几天都不会出现在相同的地方。

在接下的一段时间里,鱼塘到处倒是霹雳吧啦的鞭炮声,但这种方法也让赤颈鹤受到了重创。

要知道迁徙的鸟类在途中都会歇息进食,如果吃不饱的话可能让让它们在迁徙的路上遇到危险。

毕竟贵阳只是它们暂时停留的地方,天冷之后会继续往南飞,而且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

不光如此,四处逃窜的赤颈鹤也给了那些非法捕猎者机会。

赤颈鹤不来祸害鱼塘了,鱼塘主们自然非常开心,可有人忧愁了。

忧愁者叫李群,是一个护鸟志愿者,每年的这个时候,他都会来此地观察赤颈鹤,让他兴奋地是今年的赤颈鹤特别多,比往年多了将一倍还要多久。

本是一件开心的事情,可他怎么也没想到,附近的渔民居然用包租来恐吓这么赤颈鹤。

为了赤颈鹤,李群打算找鱼塘主们谈一谈。

一天,李群来到了一个鱼塘,恰巧这个鱼塘的主人是刘涛,而此时刘涛刚拉着鞭炮赶回来。

看着正好放鞭炮的刘涛,愤怒的李群连忙上前阻止。

面对李群的阻拦,刘涛也是非常的无奈,他将难处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听完刘涛的诉苦之后,李群也是一脸的愕然,也理解了鱼塘主们的难处。

只是有一点李群有些想不明白,在以往的时候,赤颈鹤都是在保护区内觅食,怎么今年突然就跑了鱼塘呢?

俗话说,找到了原因还能解决问题,所以李群打算先搞清楚赤颈鹤来这里觅食的原因,然后在想办法解决。

在调差原因时,李群和一些志愿者们对鱼塘主们这么做的危害,希望他门不要在用鞭炮去吓唬赤颈鹤。

起初的时候鱼塘主们还当回事,可还没两天,大家又开始放鞭炮了,因为只有这种办法管用。

面对这种情况,李群是既心疼又无奈,对于大家的做法他也理解,毕竟辛辛苦苦忙碌了一年,最后个赤颈鹤做了嫁衣,到头来自己颗粒无收,换成谁恐怕都接受不了。

无可奈何之下,李群和志愿者们只好再次上门劝阻,这种行为有点像当初鱼塘主们在面对赤颈鹤时的场景。

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无论是哪一方,都是为了生活。

但为了让赤颈鹤吃饱又迁徙的力气,见到有人放炮他只好迎着头皮上去劝阻,他真的不想见到赤颈鹤死在自己的家乡,丢不起这人。

后来被劝的烦了,鱼塘主们也生气了,质问李群:鸟是有东西吃了,那我们全家吃啥?你给我们钱啊?

面对鱼塘主们的质问,李群无言以对。后来他加快的调查的速度,目前只有尽快的将问题缩在找到空卡才能将事情解决。

两天之后,李群终于找到了问题所在,只要是因为两个原因导致赤颈鹤来雨挡觅食。

以往赤颈鹤在迁徙到这里的时候经常会落在贵阳西侧不远处的一处湿地觅食修整,养精蓄后继续往南部飞。

可是赤颈鹤经常休整的湿地在今年实施了‘退养还湿’政策,整个保护区内不允许在出现私营,也不在对方开放承包,所以救救所有的养殖户退了。

六月份时候是,整个保护区内还没有注水,变成了干枯地带,杂草丛生。

一直以这快保护区歇脚的赤颈鹤在今年飞到这里时也纳闷了,‘家’怎么没了?

虽然它们只在这里停留一个月的时间,但它们也把这里当成了家园。

在它们的记忆中,这个时间里,这里应该有着充足的食物,可怎么突然间就没了呢?

找不到家的赤颈鹤只能不断的在天空盘旋,以为是不是自己记错地方了,最后饿的是在没办法了,只好再找新有食物的家。

其实相关部门早已经察觉到了这一情况,为了这圈可爱的大家伙,专门为它们开创了一片湿地,就为了让它们有足够的的食物。

可赤颈鹤虽然是鸟,但它们不是傻子,知道那里东西多,何况如今正是出鱼的季节,鱼塘只有浅浅的一层水。

相比于相关部门弄的湿地,鱼塘主们的鱼塘就像餐桌,上面摆放着各种各样的美食,所以赤颈鹤一窝蜂的全来了。

面对这些丰盛的食物,自然是大吃特吃。

问题是找到了,可如何解决又是个问题。

这件事还没想到处理的办法,新的问题又出现了,而且还相当严重。

十一月的时候,鱼塘主们的鱼塘里的鱼基本啥上都处理完了,只剩下一些野生的小鱼。

为了来年方便养新的鱼,所以鱼塘主们会放一种药物,这中药物叫‘清塘灵’,目的是为了毒死小鱼。

养鱼的人都知道,这叫净养。

鱼塘里被吓了毒药,人知道那些鱼不能再吃了,可赤颈鹤不知道。

而且这些小鱼由于‘清塘灵’这种药物的原因一个个无精打采,非常的好捕食,而且小鱼也正是赤颈鹤的最爱,眼见没人管了,字节甩开了腮帮子吃。

虽然吃了这些中毒的小鱼不会丧命,但是对赤颈鹤的繁殖造成一定的影响。

可是鱼塘主们又不能等赤颈鹤飞走了在下药,这样的话会产生蝴蝶效应,来年的时候如果药力没有彻底蒸发会影响新鱼苗的生存。

而且在这个时候,鱼塘也没有人看管了,赤颈鹤还会面临被捕捉的风险。

担心赤颈鹤的健康,李群和刘涛扥各种拖鱼塘主也尝试将赤颈鹤引入湿地,但这些贪吃的家伙根本不理会,转眼间就会自己飞回来。

刘涛等一些鱼塘主随着对赤颈鹤的了解越来越多,也明白自己的这些驱赶行为不光会伤害赤颈鹤,甚至还会给城市抹黑。

一群可爱的大鸟在自己家乡歇脚,居然饭都没得吃,甚至还要面临饿死,想想就有些脸红。

最后是在没办法了,鱼塘主和志愿者一同向相关部门反应了这一情况。

相关部门在得知这一情况之后非常的重视,当即就开了一场会议,主要的内容就是先解决当下赤颈鹤温饱的问题,让它们又充足的体力迁徙。

第二天的时候相关部门就给出了方案,它们希望鱼塘主们可以在鱼塘中留下一些小鱼,足以支撑它们在今年越冬,当然也会度鱼塘主们进行补偿,也会近期投放一定数量的鱼苗,刚赤颈鹤补充越冬的体力。

在解决赤颈鹤吃饭问题后,相关部门也加强了对赤颈鹤的保护。

对于这次有些鱼塘主对这次的解决方法并不是非常满意,尤其是那些还没有在鱼塘主放‘清塘灵’的人。

补偿是给了,但是会间接的影响明年的收成。养鱼非常的看重季节,就这么耽误一个月的时间,会直接影响到明年鱼塘的产量。

其实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没有给出具体的解决方法,今年它们可以吃点亏,可明年怎么办?难道还用同样的办法吗?

到时候具体的赔偿和补助如何判定?

怎么统计赤颈鹤在谁家鱼塘吃了,吃了多少,这些根本就不可能一一实现。

如果一直这样循环下去的话,自己辛辛苦苦一年颗粒无收不说,还得倒贴钱?

对于鱼塘主们反应的情况,相关部门表示一定会尽快制定出一套生态补偿方案,想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大自然,不是人类的私有物,它属于所有生物,一草一木一颗粒都是其中的一份子。

希望大家真心的去守护大自然,不要借着以‘爱’它的以为去伤害它。

也别为了利益,去破坏生态环境。

大自然,乃至其中的万物,都有自我修复功能,最好的保护就是让‘它’顺其自然。

俗话说得好,如人饮水,冷落自知,更何况是孕育着万物的大自然了。

为你提供贵阳为什么不能买鱼放生,贵阳锦江经常有人放生,贵阳放生什么乌龟品种等放生相关内容,敬请登记,不限发心


参考资料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