廊坊堕胎的人应该怎么放生,廊坊放生田鸡的功德,廊坊野鸡放生地点

时间:2023-09-16 14:29       来源: 未知


【廊坊堕胎的人应该怎么放生】「南京野鸡放生地点」「放生田鸡的功德」提供放生、全国代放生服务

放生还是放死?

近日,关于藏族姑娘卓玛花费人民币5109600元,从屠宰场买下6387头羊放生到色达草原的消息,在网络上广为传播。

重病之人放生放什么鱼

对于此事,卓玛于9月2日便在个人微博和微信上发表了相关声明。声明称,此次放生是名为“雪域放生群体”的团体组织的,资金由近百位爱心人士募捐而来,共花费510多万元,并非其一己之力完成。

放生的鲤鱼是什么鲤鱼

色达县环境保护局工作人员表示:

观赏鱼可以放生吗

6000头羊一次性放生,环境能否承载,是否有疾病,草料是否足够,都是可能面临的问题。如此大规模的放生在当地还未曾有过,该县以畜牧业为主,而目前当地的牛羊数量已接近饱和,同时当地即将进入冬季,这么多羊也难以管理。

牛蛙怎么放生

对于这一放生行为,不少网友对其爱心和善行表示称赞,但也有不少网友表示出对当地草原生态的担忧。

放生桥

网友“毓虺”的评论“这六千头突如其来的羊,对藏区草场的破坏是十个五百万也补不回来的”,得到了不少网友的点赞和认同。

但也有网友发表看法“卓玛使那么多生灵免于屠杀,重归自然,实属功德无量,慈悲众生。”

那么,对于放生,究竟孰对孰错,在中国处于一种什么样的趋势,应该秉持什么样的态度呢?

中国式放生

沦为供应谁之过

佛经大智度论中把放生作为第一功德:“诸余罪中,杀业最重;诸功德中,放生第一。”

其实,中国汉地放生的习俗古已有之,并不是因佛教而形成的。

列子•说符篇记载:

简子元旦放鸠,“邯郸之民,以正月之日献鸠于简子,简子大悦,厚赏之。客问其故?

简子曰:‘正旦放生,示有恩也。’”

客曰:‘民知君之欲放之,竞而捕之,死者众矣。君如欲生之,不若禁民勿捕,捕而放之,恩过不相补矣。’

这一对段对话十分有趣,先人的智慧与眼光的长远即使放到今天,仍然令我们汗颜。

放生本来是一桩功德无量的好事,但是在缺乏指导、缺乏科学的放生知识的情况下,一味地追求形式、追求功德、甚至追求热闹,我们很多人的放生反而变成杀生。

正如在列子•说符篇中记载的那个小故事中也早已提到了。

简子说:正月初一放生是尊重生命,示以恩德。

但他的幕僚却说:“老百姓知道你要放生,所以争着捕捉它们,因捕捉而杀死的动物就更多了。你如果想要它们存活,不如禁止老百姓捕猎。捕捉来了再放生,好处还不如坏处多呢!”

而与此同时,放生市场不断扩大和放生活动的规律化也直接催生了放生行为的商业化。

任何一个市场的关系如果简单地说,其实是供与求的关系,有人需要放生,便有人使尽一切手段去捕捉。

由放生而捕捉,再放生而再捕捉导致的恶性循环,使得今天的放生活动百病丛生,积弊难除。

记得一个活佛朋友所讲的一个小故事:

第二天,到了放生地,人山人海,到处都是人,马路边都是车。

活佛于是诚心地随喜、赞叹、念佛、诵经、持咒、祈祷、回向、发愿之后,他们就开始放生了。

天啊!那么多的鱼、泥鳅、乌龟、黄鳝等。有十辆大车,还有几辆小车。

活佛觉得很奇怪,从那来能买到这么多呢?就问旁边的人。

他非常骄傲的态度就说:“活佛你不知道,为了这次放生,我们已经准备了八天,从天津、河北、的放生店里买来的。那些放生店的人准备了八天才能凑齐的。”

活佛问他:“花了多少钱。”“大约十五万,今天的规模不是很大,下次我们还是邀请你。”

活佛有些不高兴:“对不起,下次我不会来的,你想过吗?这不是放生,而是杀生,第一、天津和河北水里的动物放在水里,它们水土不和,百分之八十会死的;第二、从天津和河北拿到,在路上死了多少,今天放生的时候又死了多少,这些都属于杀生的;第三、这些都是由放生而捕捉,你们放生,然后再捕捉,再放生,这种恶性循环的做法用功德吗?你们的好心、善心,我也理解,但放生店发财了,他们不断地扩大,不断地做恶性循环,实际上,你们在支持他们杀生。如果你们不去做这些,他们店还会开吗?你们功德没有作好,钱也浪费了,真的可惜了。希望不要再做这样愚痴的放生。”

“那个人有点不高兴,就问活佛:“那么,真正的放生是什么样?”

活佛说:“目前的状况来讲,自己少吃肉,大家一起搞吃素活动,保护生态环境,这不是真正的放生吗?”

现在大规模的放生活动日益增多,放生这种本来功德的行为便不可避免地和商业行为搭上了关系。

大批量的放生需要大批量的购买,大批量的购买需要大批量的供应,大批量的供应需要大批量的捕捞,奇货可居,甚至此时各种水产动物的价格也随之上涨。

这样的放生活动还有意义吗?这样浪费钱有功德吗?

当放生的弊端逐渐暴露后,有人把矛头指向商人,责备他们唯利是图、不择手段。但是,商人逐利,何错之有?

反躬自问,难道我们自身,尤其是喜好“放生一族”的佛教徒自己难道没有错误吗?

只放不生

慈悲还是满足自我的道德秀

以前出家人的放生行为,并不是为了放生而放生,不是到牧场买动物,或叫人捕了再买来放生,他们是面对屠杀的当下引发了慈悲心。

现在除了放生活动的日益商业化外,更让人诟病的是对所放动物生活习性、生活环境以及生活能力的漠视。

现在大多数学佛人士见什么买什么,放什么,不管不问不懂是否能活。

有很多人工喂养的小动物,已失去了野外生存能力,本领技能。放生后,小动物不会跑,不会逃,不会找食,活活饿死。

而有的动物因为是外来物种,没有天敌,间接破坏了生态系统,如巴西龟。

又如某地居士买下大量蛇放生于山上,放生后,蛇到处爬行,后来爬到山下居民家,使得居民不得安宁,担惊害怕,不得不报警,全民又开始抓蛇行动。

于是,常常出现的情形是:放生时敲敲打打、热热闹闹,放生后不久便尸横遍野或尸横遍江河湖海。

以上放生,都可谓是“中国式放生”只管放,不管生。

不尊重规律,不尊重当地气候特点和生态平衡,有的甚至不尊重放生动物的生存特点,以至于“中国式放生”渐渐远离了积德、行善、示恩的范畴。

应该说,这样的放生,获取不到正义,也拥有不了真理。

看似是仁爱慈悲,实则是自私自利的写照;看似是为造福社会、造福生态,实则是与环保没有一毛钱的关系;看似是自己花钱买来动物,实际上本身就是在参与于一种以道德作秀为目的的捕杀与贩卖游戏。

关于放生,并非完全自由,无法可循。陆生野生动物保护实施条例第23条明确规定,

“放生单位应当向所在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林业行政主管部门提出申请,经省级以上人民政府林业行政主管部门指定的科研机构进行科学论证后,报国务院林业行政主管部门或者其授权的单位批准。”

政府作这样的限制,并非是限制公众放生的自由,而是确实有着全面的考量。

只有科学的放生,才能成为放生。

记得一则故事:

一个学佛的朋友去海上玩,一个船夫向他发恼骚。

船夫在海上几十年,看了太多放生变杀生的悲剧,尤其是近几年来有些人经常带领信徒举行放生活动。

他们经常把淡水鱼放进大海里,把浅水处生活的螺蛳丢进深海里,把沼泽龟和山龟也放进海里。每次告诉放生的带领人这样做不对,他们却置若罔闻。

而他们的放生队伍一离开,海面上便白花花地飘着一大片死鱼。老人家最后说,他现在懒得说了,“就让他们造业吧”。

盲目放生后,谁也不会一秒钟变高尚,而只能成为喜欢作秀和造假的“道德帝”。

放生,是一件极易让自己站在道德高点上的行为。

推动护生,合理放生

不拘泥于放生形式

反省商业放生行为,可以发现其行为模式是捕捉动物囚禁动物买卖动物放生动物。

在这一过程中,我们必须注意到,动物原本是自由的、健康的,却因为人类的这种“慈悲”、“爱护”,没来由地被捕捉、囚禁,最后被放生。

看来,推动“护生观念”,不执着放生形式乃是当务之急。

台湾省佛教居士林在佛菩萨圣诞日到来之前,也总会在联合早报等报章媒体上刊登广告,提醒大家应“以护生代替放生”,“以素食代替放生”。

在台湾法鼓山,有一个很好的护生案例:

他们的做法是,提供一笔经费,与专业动物园合作。合作的内容则是收容、医护一些受伤、无处可归或不适应当前环境的动物,请专家照料保护,等动物恢复健康后,再评估是否有适合个别种类放生的自然栖地,若没有,则考虑继续收留它们。

这种做法,生物的来源是那些原本就需要人为照顾的生物,不涉及商业买卖,不会波及无辜,不会变相杀生,不会影响环境。而且,真正对这些生命有所帮助。

因此更积极的放生方式应是多吃素,保护已有的野生动物,保存这些动物的栖息地,同时共同阻止不当的猎捕行为。

我国政府现在正进行湿地保护计划,批准了多个大面积的湿地保护区,这样不但保护了以这块土地为栖息地的动物,也保护了这块土地上的生态系统。

以佛教护生的眼光来看,从佛教“放生”行为所关怀的动物,扩展到整个生态系统,是真正贯彻了慈悲护生的实践,可谓之大护生,也就是积极护生。

在斯里兰卡游学多年的唯善法师说过,在南亚一些国家,人与动物是一种比较和谐的关系,很少出现把动物囚禁起来出售的情况,也没有什么仪式性的放生活动,那里的放生不像我国那么流行。

廊坊堕胎的人应该怎么放生,廊坊放生田鸡的功德,廊坊野鸡放生地点

手册君认为,放生只是一种最古老的行善方式之一。

真正的道义、积德与行善之举,更应该体现在一些生活细节之中。

比如,爱护每一个地方的环境,让动物有栖身之地,比如,追求更加绿色饮食方式,多吃素少吃肉,比如,保护已有的野生动物,遵循“天道循环,道法自然”之理,合理放生,不执着表象。

或许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才是放生最高一层的境界吧。

放生不只要有慈悲

更要有智慧

还有一个问题,很多喇嘛、活佛、堪布,法师,方丈,居士,他们非常提倡规模大的放生,但不提倡规模大的吃素活动。

他们的目的是什么?有两种可能,一个是为钱,一个是为名。

规模大的放生不是他们自己出钱的,而是信徒善男善女辛苦挣来的钱,规模越大,来的人多,供养的钱也多,名气也大了。

这种放生是善是恶,大家应该知道。

现在很多堪布,法师,方丈,慈善会,放生基金会很富裕,他们的钱也和来自放生有关系,这方面不多说了。

所以放生不止要有慈悲心,更要有智慧,学会理性地分析与评判,而不是盲目从众。

没有智慧的放生,有时反过来变为杀生之祸。

有一个苯教的朋友去参加佛教学会,有一个小孩端着一个盆,里面盛着几条小鱼,几位喇嘛围在周围,就问小孩干吗,他问答的当然是我在卖鱼,喇嘛们准备出钱买鱼,朋友就劝告他们,这些鱼不能买,也不能放生。

小孩就说:“如果你们不买,这些鱼就要被杀了。”当时喇嘛们不理解,还说:“鱼不贵,才5元钱,放生的功德很大的。”几位喇嘛也许是慈悲,也许是追求功德,就掏钱买下来了。

喇嘛还嘲讽朋友说:“你也信佛的,怎么一点慈悲心都没有呢?我们过去不相信书里写的苯教喜欢杀生,但今天看起来,真实有点道理。”他们不理解,反而对教派有看法。

朋友就简单的告诉他们:“苯教不会盲目的放生。”

喇嘛还是将鱼买了下来,去放生了。

第二天,那个小孩又来了,带来了两个小孩,他们的手里端着盆,盆里又是鱼,同样的情况又发生了,第三天,出现了众多卖鱼的人,他们的面前都放着数量不等的鱼,有大的,也有小的。

朋友把喇嘛带到卖鱼的人面前,就说:“今天的情况都是你们造成的,如果那天你们不买那些鱼,那些鱼如果被杀了,它的因果是我需要承担的。但是,今天这里所有的鱼都是因为你们才被捕的,如果你们不买它们,这些鱼的死亡的因果都是需要你们来承受的。这种愚痴的做法不是佛法,也不是正法,更不是苯教。”

他们无法回答,鱼太多了,喇嘛们的钱加起来也买不到的。

朋友离开了他们和卖鱼人。

光有慈悲的心,却没有智慧,就会造成世界上最可悲的事,好心办坏事。

而慈悲心被别人利用,这才是最可悲的。

南京野鸡放生地点,放生田鸡的功德,重庆佛陀放生


参考资料

标签:

友情链接():
不孕不育代孕流程南昌代怀机构aa69吕进峰aa69吕进峰代孕流程上海试管供卵医院